美国之音中文网:陈一谘纪念委员会纽约成立(视频)

中国经济改革的重要推动者陈一谘先生纪念委员会星期四在纽约法拉盛宣告成立。纪念委员­会由”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中华发展基金会”和部分陈­一谘生前友好共80人组成。

Advertisements

陈一谘先生治丧委员会及追思会新闻发布会今天举行

陈一谘先生治丧委员会及追思会新闻发布会4月17日下午在纽约法拉盛举行。“陈一谘纪念委员会”和陈一谘家属共同发布了讣告和陈一谘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公告。陈一咨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4月21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纪念委员会组委会决定在2014年5月3日在纽约举行大型追思会。

IMG_5416
陈一谘先生治丧委员会及追思会新闻发布会4月17日在纽约法拉盛举行

IMG_5414
李进进律师宣读“陈一谘纪念委员会第一号公告”

IMG_5418
胡平先生宣读“讣告”

IMG_5417
发布会现场

“陈一谘纪念委员会”组织委员会共同召集人李进进律师宣读“陈一谘纪念委员会第一号公告”,知名学者胡平先生宣读“讣告”。王军涛、刘青、熊元、熊元健等陈一谘先生的生前好友在发布会上致辞,缅怀陈一谘先生。

发布上发布的“讣告”称,陈一谘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4年4月21日上午九时至十一时,在美国洛杉矶世界中华殡仪馆举行。

“陈一谘纪念委员会”由“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中华发展基金会”和部分陈一谘生前友好发起和筹备,于2014年4月16日在美国成立。“陈一谘纪念委员会”成立组织委员会。组织委员会成员包括:王丹、王军涛,王书君、李进进、洪朝晖、于大海、李少民、苏晓康、张艾枚、郑存柱、李恒清、胡平。共同召集人是:王军涛、李少民、李进进、熊元健。

纪念委员会组委会在2014年4月16日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会议通过了“陈一谘纪念委员会讣告”,并决定在2014年5月3日在纽约举行大型追思会。纪念委员会组委会决定设立“陈一谘纪念网站”,网址为 www.chenyizi.com,和出版纪念陈一諮先生文集。

陈一谘纪念委员会第一号公告

由“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中华发展基金会”和部分陈一谘生前友好发起和筹备的“陈一谘纪念委员会”於2014年4月16日在美国成立。委员会向所有个人开放,凡是愿意纪念和缅怀陈一谘先生的个人都可以参加。

第一批纪念委员会成员名单如下: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中华发展基金会,以及陈一咨先生生前友好、同事和同仁(以姓氏笔画为序):

刁新申、万润南、于大海、于浩成、王小霭、王天成、王丹、王书君、王军涛、王辉、王晓鲁、叶宁、冯盛平、冯楚军、吕京华、朱伟、朱嘉明、孙晓光、司马璐、刘红、刘再复、刘青、刘念春、刘俊国、刘晓波、阮铭、杨力宇、杨建利、苏绍智、杨冠三、苏晓康、李少民、李进进、李伟、李恒清、吾尔开希、吴仁华、吴国光、吴伟、何频、宋书元、张艾枚、张伟国、张炜、张健、张博树、陈子明、陈小平、陈立群、陈达铮、陈军、陈宪中、陈破空、陈维明、陈维健、余杰、余英时、严家祺、易改、罗小朋、郑义、林培瑞、胡平、洪朝晖、夏明、高瑜、徐明、黄小京、龚小夏、盛雪、崔鹤鸣、彭照平、董迎、辜建中、程映红、曾慧燕、鲍彤、熊元健,潘晴、魏碧洲,等。

“陈一谘纪念委员会”成立组织委员会。组织委员会成员如下:王丹、王军涛,王书君、李进进、洪朝晖、于大海、李少民、苏晓康、张艾枚、郑存柱、李恒清、胡平。共同召集人是:王军涛、李少民、李进进、熊元健。

纪念委员会组委会在2014年4月16日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会议通过了“陈一谘纪念委员会讣告”,并决定在2014年5月3日在纽约举行大型追思会。纪念委员会组委会决定设立“陈一谘纪念网站”,网址为 www.chenyizi.com,和出版纪念陈一諮先生文集。

纪念委员会和陈一谘家属共同发布了讣告和陈一谘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公告。陈一咨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4月21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

陈一谘纪念委员会组委会联系方法:

Email:Chen.yizi.memorial@gmail.com
传真:(718)886-8961

RFA:《陈一谘回忆录》一书座谈会 (2013-10-14)

1980年代中国经济改革的推手陈一谘撰写的《陈一谘回忆录》一书今年5月在香港出版。 10月13号,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北京之春》杂志联合在法拉盛就这本书举行了座谈会。

ChenYizi 3D

与会人士对陈一谘抱病成书,细致呈现文革以至二十多年前那一段历史都给予高度评价。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认为,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应该写,因为那一段日子太特殊。陈一谘的书是个人的历史与中国大历史的重合,为时代留下珍贵记录。有助于人们理解20年前的中国,因为历史还没有过去。

现在人们习以为常的一些概念和做法,在文革之后走向经济改革过程中却是举步维艰。陈一谘曾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与胡耀邦、赵紫阳、邓小平、邓力群等人及其子女都有接触。从他书中的描述可以看出当时人的想法。

胡平说,80年代中共内部反对经济改革的一批人,都是从政治后果考虑。

胡平:“邓小平改革改了半天,他改掉的东西就是他自己革命建立起来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他建立起来的东西,就是他革命打倒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你共产党凭什么你还叫共产党?你凭什么还要搞一党专制?还号称自己是无产阶级,这不是可笑么。实际上这就是苏联东欧这些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重要原因。他们也要搞改革,改着改着发现,心照不宣,我们共产党革命完全搞错了。这么一来,有些人就觉得,我们共产党就没有理由继续专政了。当老百姓走上街头,要求自由民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好意思还镇压别人。”

胡平指出,邓小平在“六•四”开枪前后的几次讲话,给出的镇压理由都是“这些人要复辟资本主义。”而镇压之后,92年开始这个理由就不提了。“六•四”之后就是看谁横,不讲公理和正义了。

胡平:“现在横竖就是来横的。我们就把人杀了,我们就在台上怎么样?我们就要走资本主义,我们就要当资本家。你要问他,你要当资本家,你凭什么还搞共产党一党专制?他不跟你讲这个道理。他说,你不服?我们三千万人头换来的。你来换。”

chenyizi
图片:《陈一谘回忆录》一书座谈会现场。(紫荆摄)

前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赞叹陈一谘的敢作敢为。陈一谘1965年因给毛泽东写了一封名为《对党和政府的若干意见》的信,内容批评党和国家生活中的不民主,而被打成“反革命分子”。而陈一谘一身的病,也与文革期间被关押毒打有关。

刘青:“敢言啊,从他在北大时期就直接给毛泽东写信。实际上当时都知道,给毛泽东写信是很危险的事情。不用说给毛泽东,给中共那些高官写信都是很危险的事情。”

刘青谈到中共的恶斗文化对大陆人的影响:不顾事实,没有查证,流言起来就开始恶斗。

刘青:“说实在的,共产党的这些高官,基本上就是金庸写的把无毒聚在一个盆里头,互相去咬,咬到最后剩下的都是毒头。一个敢言、敢做的人在共产党里面是很难存在的。所以老陈他在共产党里是一个偶然,离开共产党是一个必然。”

“六•四”之后,陈一谘经“黄雀行动”被救出,在海外先后组建了《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等组织。2002年他患淋巴癌,2008年又患胰腺癌,却完成了上下两部100余万字的回忆录。他表示稿费的40%将给香港营救他的人,20%给《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20%给《当代中国研究中心》。

曾与陈一谘在《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共事的《北京之春》发行人于大海,回顾了陈一谘对推动中国农村经济改革的贡献。在会上发言的还有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 会长李进进、与陈一谘有过交往的保钓人士陈献忠、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中国转型学者张博树等。

来美探亲的姚监复也参加了座谈会,并接受了本台记者采访。姚监复曾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近来被限制出国参加研讨会发表意见。详情请留意记者的后续报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