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二军率赵家全家唁电

唁电

萧雨、吴笙及所有陈一谘先生亲属:

惊悉陈一谘先生病逝,我们全家深感悲痛。陈一谘先生不仅是中国改革和进步史上一位卓越的先行者,而且是我们家患难与共的挚友。他的逝世,是中国进步事业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家难以弥补的损失。望你们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赵二军率赵家全家
2014年4月17日

Advertisements

恸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恸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近日驚聞陳一咨先生仙逝,哀憤纏喉,悲不擇詞,草就一聯,以表我等悲慟之情。先生暮年,每與友人論及家國之艱,多番慨嘆:此生中共不滅,我等愧為人子!其言猶誓,其心可鑒,其志當攀,其學堪師,其願當我等血還!

上聯:

一騎蹈火沉浮二十又五家國拳拳愛志士萬仞節鬥奸斥邪豪邁交心酒三碗嬉笑皆五車文章橫眉一字懾宵小嗝慧三分入木抱心守節將死警後世大師乘鶴改革死從此國是無相咨

下聯:

畢生赴愛求索半百出右人民重重苦學子百問惑訪疾叩辛壯懷請命書萬言撇捺盈八斗才情聲明六款驚狐朋點劃千鈞透紙退黨伐異亡共作己任先賢騰雲憲政立自今討賊誰擎旗

六四诗人赵华光 泣挽

安琪:祭陈一谘先生悼词

安琪:祭陈一谘先生悼词

铁骨凛然,
壮怀激烈。
“六四”拍案真男儿,
此生无愧堪敬。

陈一谘先生千古!

安琪敬挽
2014年4月19日于巴黎

附上三張成为历史的照片,以志缅怀和悼念。

陈一谘在巴黎民阵成立大会新闻发布会上。(安琪摄于1989年9月20日)
陈一谘在巴黎民阵成立大会新闻发布会上。
(安琪摄于1989年9月20日)

陈一谘在巴黎民阵成立大会上。(安琪摄于1989年9月22日)
陈一谘在巴黎民阵成立大会上。
(安琪摄于1989年9月22日)

陈一谘接受法国外交部亚洲问题专家访问。(安琪摄于普林斯顿,1992年3月3日)
陈一谘接受法国外交部亚洲问题专家访问。
(安琪摄于普林斯顿,1992年3月3日)

 

 

中国社民党沉痛悼念陈一咨先生

中国社民党沉痛悼念陈一咨先生

  中国社会民主党(以下简称中国社民党)惊悉: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资深推动者、“六四”运动流亡人士陈一咨先生,已于4月15日病逝于美国洛杉矶,享年74岁。

中国社民党沉痛悼念陈一咨先生!

曾先后担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中方主席、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等职,陈一咨先生作为中国体制内政改派领袖胡耀邦先生和赵紫阳先生的智囊人士,长期以来为推进中国民主化作出了竭诚的努力;1989年“六四”屠杀前夕,陈一咨先生公开反对中共当局武力镇压学生,并于“六四”屠杀后辞职和公开退党。

中国社民党钦佩陈一咨先生的高风亮节、缅怀陈先生对中国民主化事业的贡献!本党誓将继承陈一咨先生的遗志,继续为中国民主化大业添砖加瓦。

愿陈一咨先生在天之灵安息!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起草
中国社民党秘书长 陈钊 审定
中国社民党中央委员会主席 曾大军 签发

2014年4月16日

体改所兄弟姐妹唁文

唁文

公元二零一四年北京时间四月十三日上午十一时,原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诸同事聚会,得知老所长病势凶险,心情沉重,纷纷签名祈福,默默祷告,盼望奇迹再现。

公元二零一四年北京时间四月十五日上午六时,老所长陈一谘先生去世噩耗传来,我们悲痛不已,哀叹,惋惜,深切怀念,信息在微信上奔流。

三十年前,一谘所长制定“依托本所研究力量,广泛联系社会研究人员,为中央、国务院和体改委领导提供对策咨询意见”的办所方针,我们应招,从四面八方走来,亲身经历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伟大事业。一时间,体改所俨然成为八十年代中国的改革圣地。

一九八五年四月,经一谘所长四处奔走,组织创立了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由鲍彤先生任会长。广泛联络中青年学者,定期举办经济形势分析会,围绕发展与改革的中近期任务,为改革出谋划策。

同年暑期,根据一谘所长对改革研究的思路,体改所组织近四百名在校大学生、研究生,对全国四十个城市、四百个企业进行了深入调查,最终形成《改革,我们面临的挑战与选择》。该报告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响,受到国家体改委领导、赵紫阳总理的高度重视。此次调查,从拟定调查总体框架,到撰写调查提纲,到问卷设计,一谘所长都亲力亲为,周密安排。

一九八六年三月,中央部署价税财改革方案。一谘所长根据国外改革的经验对该方案提出质疑。经组团赴匈牙利、南斯拉夫考察,得出结论,改革的重点应放在企业,先搞承包制,再搞股份制,由此转变企业的经营机制。向赵紫阳总理汇报后,中央最终放弃了价税财改革方案,将企业改革作为中心环节。

十月,索罗斯先生来到中国,在钓鱼台签署协议,成立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索罗斯先生是美方主席,一谘先生为中方主席。通过索罗斯基金会,体改所派遣多批研究人员出国深造,培养了一大批各个领域的专家。

一九八七年,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体改所建立了宏观景气分析系统、企业追踪观测系统和社会舆论调查系统,为体改所的长期发展和实证性规范研究提供了一个稳定、科学的基础。此后,三大系统分别就宏观经济走势、微观经济运行和改革的社会心理环境提出了一批极有价值的研究报告。

在此期间,遵照赵紫阳关于和群众正面展开对话的指示精神,体改所的研究人员走上街头,向人们宣传改革成果,为民众答疑解惑;同时,所内设立改革宣传办公室,与中央电视台联合摄制了改革系列片《八市长谈改革》,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

一九八八年二月下旬,一谘所长主持了深圳大调查。组织体改所、发展所、国际所、劳动人事部、中央组织部、中央党校和政法大学四十余人,到深圳工作四十天,提出了在深圳全面建立新体制的研究报告,以深圳为案例,勾画出中国改革的未来图景。

五月,中央决定实行价格改革。一谘所长认为,这一改革脱离了当前的体制环境,为此组织了七份研究报告。八月,报告送北戴河,赵紫阳讲:“体改所送来了七个报告,认为价格改革是深层次的经济体制改革攻关,牵涉到一系列的问题,建议各位认真地读一读。”价格闯关失败后,体改所的观点得到了验证。

一九八九年初,针对学潮的发展,社调系统通过对柴庆丰事件的调查和有关研究,预言可能发生的事态,提出扩大校园民主,加强与学生对话,使学生面向实际来研究中国的问题。赵紫阳很重视,批示有关方面研究。

四月初的京丰会议,即改革十年中青年理论讨论会,显示出山雨欲来的形势。会议期间,中青年学者对改革的政策取向莫衷一是,对改革的未来趋势忧心忡忡。

紧接着,四月十五日,胡耀邦先生的不幸去世,成为淤积已久的社会不满情绪的引爆点。各高校大学生,出于对耀邦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不满,对中国民主化推进缓慢的不满,对党政官员腐败丛生现象的不满,毅然决然地冲破封锁,走上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

值此历史关头,体改所作为体制内的改革研究机构何去何从,既是一种政治勇气的考验,也是一场政治智慧的较量。从某种意义上讲,作为体改所的灵魂人物,一谘所长个人的政治选择,决定了体改所的命运。选择的转折点是五月十九日。此前,体改所在学生与政府之间努力做沟通、疏导、化解矛盾的工作;此后,体改所亮出了自己的旗帜,公开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六点声明》。至此,体改所的命运在劫难逃。

体改所从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成立,到一九九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撤销,前后不过六年时间,真正做事情也不过四年多。无论后人如何评价这段历史,无论这段历史是否改变了我们的个人命运,我们至今无愧无悔!因为在一谘所长人格魅力的感召和深刻洞察力的引领下,我们亲身参与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亲身经历了中国历史的伟大转折。在中国回归人类社会主流文明的进程中,我们做了应该做、且值得做的事情,这将是我们终生获益的一笔巨大财富。为此,可以告慰天国之上的老所长一谘先生,您殚精竭虑、为之奋斗的自由、民主、法治中国的宏伟大业,将后继有人,源远流长。

泱泱大国,似乎生一人不多,去一人不少,然而走了一个一谘先生,却引得千人嚎啕,万人沉思!为缅怀他,我们化泪入纸,泣血成章,遂成祭文:

天降大任,斯人一谘。
学贯中西,知行合一。
大慈大悲,大爱人间。
大智大勇,敢为人先。
公言改革,奋力着鞭。
创所建会,聚集精英。
十年擘画,百年复兴。
风波乍起,石破天惊。
侠肝义胆,铁骨铮铮。
亡命海外,魂留故国。
求仁得仁,无悔无嗟。
名留青史,一代人杰。

陈一谘所长千古!

敬你、爱你的体改所兄弟姐妹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

宋书元悼陈一谘

初次见面, 就有一见如故之感。 此后的十几年,交往颇多,友情至切至深。

每每相逢你内心的恩怨情仇总在小酌笑谈中月开云朗让我感悟、受益。人生苦短,世事难料。你遭遇重疾,与病魔纠缠,用避谷术与生死拉锯,可谓顽强、不易。

如此的困境、险境,你居然完成百万字的《陈一咨回忆录》记录个人人生,更留下珍贵的史料。

你的经历不同凡响。从”苦人”到”罪人”到体制内的高位。这体现你的睿智与才干。你主导的团队,力助改革车轮。 中国的一切问题在于现行体制。体制不变,麻烦不断。 民受其苦,国受其乱。

八九学潮引爆全民运动,令世人关注。 本应尊重民意,顺乎潮流。然而却暴露了共产党视民为仆的本质。凶神恶煞,抛出戒严令,加剧时局的紧张。此刻,三所一会,承载着历史的责任,旗帜鲜明地发表 《关于时局的六点声明》。这一违背中共意志,明显与中共决裂的高风险举动,不仅是面对强权的无畏,更彰显了正气凛然的气节,坚定不移地站在人民一边。这一 关键时刻的历史选择必将载入史册。

八九枪响,肃杀,血腥,追捕的乌云笼罩着京城,犹如阴森古刹。你突破险阻,独舟海上,仰望星辰,成功出走,来到另一片可以发挥的天地。不想人生真的苦短。

我记得有位诗人曾经说过,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一咨兄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在我们的心里,一咨兄永远豪迈地活着!

挚友: 宋书元 2014-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