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代表于大海先生发言稿

尊敬的萧雨女士、吴笙女士、魏巍先生、各位朋友:

陈一咨先生的去世,使我和大家一样,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我首先代表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向陈先生的家属表达悼念和慰问之意。

我是1985年和陈先生结识的。那年五月,我和杨小凯、钱颖一等一批朋友在纽约创立了中国留美经济学会,我出任首任会长。年底回国的时候,我到体改所拜访了陈先生。陈先生对留美经济学会非常重视,给了我们很多的鼓励和支持。他还特意安排我和杨小凯担任了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的特邀理事。在此后的几年里,陈先生起到了留学生和国内交流的桥梁作用。

到了1989年秋天,有一天陈先生来到了我当时任教的美国达茅斯学院,和我谈起创办一个研究中心,为国内的变局做好准备的设想,并说希望我到纽约帮着他主持中心的工作。当时和陈先生的一段谈话,我至今记忆犹新。我说,我很赞同你的设想,也会尽量利用业余时间支持,但我的人生规划里,没有这样的内容。陈先生笑着对我说,大海呀,我快五十岁了,英文一句也不会讲,现在突然跑到美国来,这也不是我的人生规划的内容呀!你熟悉国外的情况,我们真心合作,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来。我就这样被陈先生的眼光、诚意和人格魅力打动了。此后的几年里,我参加了很多社会活动和民运活动。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初还是被陈先生拉下水的呢。

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是1990年由陈先生和余英时教授共同发起成立的。中心的宗旨是陈先生拟定的。这个宗旨是:集中海内外专家学者的智慧,研究当代中国的基本问题,力图随时局的变化,研究和制定出可供选择的治国方略,为未来中国的经济市场化、国际化,政治民主化、多元化做出切实的努力。我们从这个宗旨可以看出,陈先生到海外后,仍然对祖国一往情深,仍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研究中心成立后,陈先生担任执行局主席,我担任他的副手。研究中心组成了政治、经济、社会、法律、文化、国际关系和综合这七个学部,开始发展研究员和征求研究项目。在我帮陈先生主持工作的近一年里,研究中心发展了近百名研究员,资助了几十个研究项目,也主办了许多次研讨会。

1991年,我因为接手中国之春杂志而离开了研究中心。直到2009年陈先生病情加重后,我才接受陈先生的请求,回到研究中心担任董事。但我对研究中心一直很关心。我知道,虽然海外的条件比较差,在陈先生的主持下,在吴国光、程晓农、李少民等人的协助下,研究中心还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对我个人来说,我从陈先生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也通过陈先生结交了很多朋友。能有机会和陈先生共事,是我一生中永久的荣幸和骄傲。

安息吧,尊敬的陈一咨先生。

RFA:陈一谘遗体告别仪式在美举行

“六四”后流亡海外的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中国政治改革的重要推动者陈一谘,4月14日在美国洛杉矶逝世。21日,陈一谘遗体告别仪式在洛杉矶世纪中华殡仪馆举行。灵堂里摆满了花圈,灵堂正面横幅上写着“一谘永生,改革长青”八个大字。

陈一谘为1980年代中共党内改革派的重要成员,他辅助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推动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做出卓越贡献。陈一谘因参与89民运,反对中共武力镇压和平请愿的学生,“六四”后被中国政府指为“头号通缉犯”而流亡海外。近25年的流亡生涯,没有磨损陈一谘的改革意志,他先后参与组建“民主中国阵线”和“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继续从事中国政治改革的研究。陈一谘2002年罹患癌症后,以顽强的意志撰写回忆录,记录下推动中国政改的历程。陈一谘纪念委员会发布讣告指出:陈一谘的一生是秉承中国知识分子优良传统的一生,是坚守良知的一生,是为中国改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一生。

陈一谘2012年被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选为“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基金会理事、前会长何惠代表基金会参加陈一谘遗体告别仪式并致送花圈。何惠在洛杉矶通过电话向记者讲述陈一谘遗体告别仪式进行的过程,他告诉记者:送花圈的人士包括:赵紫阳时代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鲍彤,著名学者、民运人士严家祺、万润南、陈子明、苏小康、王军涛等人,还有美国友人索罗斯。

何惠说:“灵堂被花圈占满,一直摆到出口处。整个仪式很隆重。到了最后,还放映了他生平的影片。很多人都流泪,在瞻仰遗容的时候,很多人痛哭失声,大家对他深情流露,就像送别情人一样。”

陈一谘遗体告别仪式由洪朝晖博士主持,罗小朋博士致悼词。旅居洛杉矶的中国民运人士吴仁华、伍凡、陈维明等一百多人出席告别仪式。陈一谘的女儿吴笙以“亲爱的爸爸”为题讲述了陈一谘为人为父的可爱的人生。陈一谘当年主持的农村发展研究组成员张艾枚、前体改所成员王辉、“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代表于大海、“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代表李进进,以及民运人士刘青等人,从美国东部前来与陈一谘遗体告别,并在告别仪式上发言,缅怀陈一谘为国为民、追求正义、秉持中国知识分子良知的不凡的一生。

陈一谘逝世后,赵紫阳的二儿子赵二军率全家给陈一谘家人发来唁电,唁电说:“陈一谘先生不仅是中国改革和进步史上一位卓越的先行者,而且是我们家患难与共的挚友。他的逝世,是中国进步事业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家难以弥补的损失。”

(特约记者:CK)

来源: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ck-04222014082055.html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代表李进进博士讲话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代表李进进博士讲话

我仅代表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沉痛哀悼陈一谘先生逝世。陈一谘是我们基金会的创始人和第一任会长。2011年元月他因病而卸任会长一职,而担任名誉会长。他现在离开了我们,但是他不断追求正义和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他永远都是我们的会长。

纪念胡赵基金会的宗旨是“纪念胡赵、推动民主”。陈一谘先生的去世是我们基金会的巨大损失。不过,我可以在此告慰陈一谘老会长,我们将继续你未完成的事业。我们将年年聚会,在纪念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时候,也同时纪念您。

为此,我们同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中华发展基金会,以及陈一谘先生生前友好、同事和同仁组建了陈一谘纪念委员会。详细情况请见chenyizi.com.  我们特别感谢北风先生为这个网站所作的工作。

在此,我也向大家宣读下赵紫阳先生的后人赵二军通过当年在中共同一张通缉令上的王军涛先生发来的唁电:

萧雨、吴笙及所有陈一谘先生亲属:

惊悉陈一谘先生病逝,我们全家深感悲痛。陈一谘先生不仅是中国改革和进步史上一位卓越的先行者,而且是我们家患难与共的挚友。他的逝世,是中国进步事业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家难以弥补的损失。望你们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赵二军率赵家全家
2014年4月17日

956485986李进进博士敬献的花圈

罗小朋致悼词

悼词

中国农村改革、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的重要推动者、中国新型智库的创立者和主持者,原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组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著名经济学家与社会活动家陈一谘先生因罹患癌症,于北京时间2014年4月15日上午6时(美西时间4月14日下午3时),在美国洛杉矶与世长辞,享年73岁。

陈一谘先生1940年7月20日出生于四川成都。父陈之颛、母王毓芳均出身陕西书香世家,是追求知识和进步的爱国者。祖父陈伯澜、外祖父王曙楼更是积极参加清末民初变革的志士,养成了陈一谘“以天下为己任”的品格,为寻求真理和正义,一生坎坷。

1965年,作为北京大学学生的陈一谘,因给毛泽东上万言书,问责“大跃进”,惨遭毒打,被扣上“反革命”帽子长达十余年。面对厄运,陈一谘始终以自强不息和积极乐观的精神处之,坚持在农村基层长期实践和探索,寻求中国的出路。文革结束后,在志同道合的朋友和中共改革派领导人的支持下,陈一谘迎来了一生为国效力、为民尽责的辉煌十年。

从1979年至1989年,陈一谘先生在推动中国农村改革、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方面,创下了载入史册的丰功伟绩。在这十年中,基于多年农村基层单位的深入调查、实践与思考,陈一谘与一些改革志士创立了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极大地推动了农村面貌的变革、农业经济的发展和农民生活的改善。

随后,当中国改革的焦点从农村转向城市时,陈一谘受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委任,组建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体改所)。陈一谘领导体改所,将农村改革的成功经验推向城市,将市场和所有权带来的新机制推广到工业和服务业,对深化企业改革和开放型经济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对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起了重要作用。

陈一谘亲手创立的农村发展组和体改所是中国第一批新型思想库,它是将一批体制内和体制外的知识分子与政府改革政策的制定有机结合的创举。这两个思想库之所以能产生大批影响决策的高质量研究成果,关键在于陈一谘坚持的其它研究所没有的研究自主权、人事自主权和财务自主权,在于陈一谘开辟的实证主义研究的新学风,在于陈一谘吸引并培养的一批既能务实求真、又有创新头脑的人才。陈一谘在这方面的贡献,无可取代。

80年代中期,经济改革的深入发展受到了政治体制滞后的制约,陈一谘再度接受赵紫阳的委任,转战政治改革领域,出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改革开放的基础离不开陈一谘所带领团队的推动、操作和落实。

在1989年发生的民主运动期间,面对军事戒严和武装镇压的危险,陈一谘联合各界,反对武力镇压学生,坚持赵紫阳总书记所提出的“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方针,组织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中信国际研究所和北京青年经济学会(“三所一会”),共同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六点声明》。发生“六四”屠杀后,陈一谘成为李鹏政府的首名通缉犯。

在海外流亡期间,陈一谘继续为推动中国进步而努力。他在巴黎筹组民主中国阵线,在美国与余英时共同创立了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以及中华发展基金会,组织实施了“世纪之交中国总体研究”项目,集聚了近百位海内外知识精英,并先后主办了近五十次各种学术和时政研讨会,主编出版了十余部有关当代中国研究的著作。之后又创立了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积极推动中国民主宪政的发展。1993年,美国政府授予陈一谘“杰出经济学家与政治活动家”证书;2009年和2011年,陈一谘分别获得人权领袖奖和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

自2002年起,陈一谘先后罹患晚期淋巴癌和胆道癌。他以顽强的意志力与超脱世俗的精神境界创造了生命奇迹,书写了生命中又一个精彩篇章。在重病中,他筹拍了《历史的震撼—天安门事件实录》纪录片,以使后人不忘历史;更以惊人意志完成百余万字的《陈一谘回忆录》。

陈一谘一生追求公平正义,坚守良知,并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个人代价。2012年他申请回国治病,当局要求他签署悔过书,保证不参加任何活动,结果被拒绝。陈一谘说:“我不能出卖灵魂,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政府要审查我,可以当面对话,我没有作错什么,要我写悔过书,我不接受。”

陈一谘的一生是秉承中国知识分子优良传统的一生,是为中国迈向文明进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一生。他代表了中国改革者的良心、勇气与道义。

陈一谘先生的逝世,是中国改革事业的损失。我们在此对陈一谘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我们向陈一谘先生海内外亲属表示慰问!

中国的脊梁-陈一谘先生精神不朽!一谘,您安息吧!

2014年4月21日于美国

陈一谘遗体告别仪式在美国洛杉矶举行

陈一谘遗体告别仪式在美国洛杉矶举行

2014年4月21日上午,中国农村改革、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的重要推动者、原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著名经济学家与社会活动家陈一谘的遗体告别仪式,在美国洛杉矶世界中华殡仪馆隆重举行。共有100多位来宾参加了陈一谘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

遗体告别仪式由洪朝辉教授主持,罗小朋博士致悼词。洪朝辉教授首先在致词中提到,中国改革的重要旗手胡耀邦与中国改革的重要推手陈一谘,在同龄(73岁)、同日(4月15日)去世,既是巧合,也是缘分,更表明改革大业未竟,需要我们新一代继续努力,薪火相传。罗小朋博士在悼词中指出,“陈一谘的一生是秉承中国知识分子优传统的一生,是为中国迈向文明进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一生。他代表了中国改革者的良心、勇气与道义。”

随后,陈一谘先生的亲属以佛教之礼上香、以西方之仪献花。陈一谘先生的女儿吴笙回忆了她记忆中的父亲,鲜为人知、真挚感人。接着,陈一谘先生所参与领导过的四大组织发表感言,包括前中国农村问题发展组成员张艾枚女士、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成员王辉博士、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代表于大海博士和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代表李进进博士,以及陈一谘的生前好友刘青先生、田国强教授和彭照平先生。告别仪式还回放了陈一谘先生生前的音容相貌,感人至深。陈一谘的女婿代表亲属致感谢辞。最后,全体来宾向陈一谘先生的遗体鞠躬、告别。

陈一谘于北京时间2014年4月15日去世之后,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反响。中国大陆的新浪网、香港凤凰网、大公报、美国之音、以及中外各大媒体,都作了大量报道。共有百余位亲友发来唁电,108位个人和18个组织敬献了花圈。陈一谘纪念委员会于2014年4月17日成立,现有成员超出百人,并决定在2014年5月3日在纽约法拉盛举行盛大的追思仪式。纪念委员会已经建立了陈一谘先生纪念网站(https://chenyizi.com/),并决定编辑出版纪念陈一谘文集。

(赵辉报道)

1218458429MG_3751

111537364

206521830

MG_9673

956485986

554359024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发表谈话悼念陈一谘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发表谈话悼念陈一谘

“陈一谘先生是2012年度第26届‘中国杰出民主人士’获奖者,他的去世,我们‘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全体同仁都深感悲痛。他逝世后基金会委托在洛杉矶的理事、前会长何惠先生去陈一谘先生的家里,表达我们对陈一谘先生的哀思。”

“他是体制内人士良心的代表。流亡海外这么多年还一直孜孜不倦的研究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他的精神感动了很多人。我希望在中国体制内凡是能够有一定话语权的人,以陈一谘为表率,去推动中国的政治转型。”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

报道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4172014095849.html

赵二军率赵家全家唁电

唁电

萧雨、吴笙及所有陈一谘先生亲属:

惊悉陈一谘先生病逝,我们全家深感悲痛。陈一谘先生不仅是中国改革和进步史上一位卓越的先行者,而且是我们家患难与共的挚友。他的逝世,是中国进步事业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家难以弥补的损失。望你们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赵二军率赵家全家
2014年4月17日

恸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恸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近日驚聞陳一咨先生仙逝,哀憤纏喉,悲不擇詞,草就一聯,以表我等悲慟之情。先生暮年,每與友人論及家國之艱,多番慨嘆:此生中共不滅,我等愧為人子!其言猶誓,其心可鑒,其志當攀,其學堪師,其願當我等血還!

上聯:

一騎蹈火沉浮二十又五家國拳拳愛志士萬仞節鬥奸斥邪豪邁交心酒三碗嬉笑皆五車文章橫眉一字懾宵小嗝慧三分入木抱心守節將死警後世大師乘鶴改革死從此國是無相咨

下聯:

畢生赴愛求索半百出右人民重重苦學子百問惑訪疾叩辛壯懷請命書萬言撇捺盈八斗才情聲明六款驚狐朋點劃千鈞透紙退黨伐異亡共作己任先賢騰雲憲政立自今討賊誰擎旗

六四诗人赵华光 泣挽

安琪:祭陈一谘先生悼词

安琪:祭陈一谘先生悼词

铁骨凛然,
壮怀激烈。
“六四”拍案真男儿,
此生无愧堪敬。

陈一谘先生千古!

安琪敬挽
2014年4月19日于巴黎

附上三張成为历史的照片,以志缅怀和悼念。

陈一谘在巴黎民阵成立大会新闻发布会上。(安琪摄于1989年9月20日)
陈一谘在巴黎民阵成立大会新闻发布会上。
(安琪摄于1989年9月20日)

陈一谘在巴黎民阵成立大会上。(安琪摄于1989年9月22日)
陈一谘在巴黎民阵成立大会上。
(安琪摄于1989年9月22日)

陈一谘接受法国外交部亚洲问题专家访问。(安琪摄于普林斯顿,1992年3月3日)
陈一谘接受法国外交部亚洲问题专家访问。
(安琪摄于普林斯顿,1992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