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代表于大海先生发言稿

尊敬的萧雨女士、吴笙女士、魏巍先生、各位朋友:

陈一咨先生的去世,使我和大家一样,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我首先代表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向陈先生的家属表达悼念和慰问之意。

我是1985年和陈先生结识的。那年五月,我和杨小凯、钱颖一等一批朋友在纽约创立了中国留美经济学会,我出任首任会长。年底回国的时候,我到体改所拜访了陈先生。陈先生对留美经济学会非常重视,给了我们很多的鼓励和支持。他还特意安排我和杨小凯担任了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的特邀理事。在此后的几年里,陈先生起到了留学生和国内交流的桥梁作用。

到了1989年秋天,有一天陈先生来到了我当时任教的美国达茅斯学院,和我谈起创办一个研究中心,为国内的变局做好准备的设想,并说希望我到纽约帮着他主持中心的工作。当时和陈先生的一段谈话,我至今记忆犹新。我说,我很赞同你的设想,也会尽量利用业余时间支持,但我的人生规划里,没有这样的内容。陈先生笑着对我说,大海呀,我快五十岁了,英文一句也不会讲,现在突然跑到美国来,这也不是我的人生规划的内容呀!你熟悉国外的情况,我们真心合作,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来。我就这样被陈先生的眼光、诚意和人格魅力打动了。此后的几年里,我参加了很多社会活动和民运活动。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初还是被陈先生拉下水的呢。

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是1990年由陈先生和余英时教授共同发起成立的。中心的宗旨是陈先生拟定的。这个宗旨是:集中海内外专家学者的智慧,研究当代中国的基本问题,力图随时局的变化,研究和制定出可供选择的治国方略,为未来中国的经济市场化、国际化,政治民主化、多元化做出切实的努力。我们从这个宗旨可以看出,陈先生到海外后,仍然对祖国一往情深,仍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研究中心成立后,陈先生担任执行局主席,我担任他的副手。研究中心组成了政治、经济、社会、法律、文化、国际关系和综合这七个学部,开始发展研究员和征求研究项目。在我帮陈先生主持工作的近一年里,研究中心发展了近百名研究员,资助了几十个研究项目,也主办了许多次研讨会。

1991年,我因为接手中国之春杂志而离开了研究中心。直到2009年陈先生病情加重后,我才接受陈先生的请求,回到研究中心担任董事。但我对研究中心一直很关心。我知道,虽然海外的条件比较差,在陈先生的主持下,在吴国光、程晓农、李少民等人的协助下,研究中心还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对我个人来说,我从陈先生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也通过陈先生结交了很多朋友。能有机会和陈先生共事,是我一生中永久的荣幸和骄傲。

安息吧,尊敬的陈一咨先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