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陈一谘回忆录》一书座谈会 (2013-10-14)

1980年代中国经济改革的推手陈一谘撰写的《陈一谘回忆录》一书今年5月在香港出版。 10月13号,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北京之春》杂志联合在法拉盛就这本书举行了座谈会。

ChenYizi 3D

与会人士对陈一谘抱病成书,细致呈现文革以至二十多年前那一段历史都给予高度评价。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认为,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应该写,因为那一段日子太特殊。陈一谘的书是个人的历史与中国大历史的重合,为时代留下珍贵记录。有助于人们理解20年前的中国,因为历史还没有过去。

现在人们习以为常的一些概念和做法,在文革之后走向经济改革过程中却是举步维艰。陈一谘曾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与胡耀邦、赵紫阳、邓小平、邓力群等人及其子女都有接触。从他书中的描述可以看出当时人的想法。

胡平说,80年代中共内部反对经济改革的一批人,都是从政治后果考虑。

胡平:“邓小平改革改了半天,他改掉的东西就是他自己革命建立起来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他建立起来的东西,就是他革命打倒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你共产党凭什么你还叫共产党?你凭什么还要搞一党专制?还号称自己是无产阶级,这不是可笑么。实际上这就是苏联东欧这些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重要原因。他们也要搞改革,改着改着发现,心照不宣,我们共产党革命完全搞错了。这么一来,有些人就觉得,我们共产党就没有理由继续专政了。当老百姓走上街头,要求自由民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好意思还镇压别人。”

胡平指出,邓小平在“六•四”开枪前后的几次讲话,给出的镇压理由都是“这些人要复辟资本主义。”而镇压之后,92年开始这个理由就不提了。“六•四”之后就是看谁横,不讲公理和正义了。

胡平:“现在横竖就是来横的。我们就把人杀了,我们就在台上怎么样?我们就要走资本主义,我们就要当资本家。你要问他,你要当资本家,你凭什么还搞共产党一党专制?他不跟你讲这个道理。他说,你不服?我们三千万人头换来的。你来换。”

chenyizi
图片:《陈一谘回忆录》一书座谈会现场。(紫荆摄)

前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赞叹陈一谘的敢作敢为。陈一谘1965年因给毛泽东写了一封名为《对党和政府的若干意见》的信,内容批评党和国家生活中的不民主,而被打成“反革命分子”。而陈一谘一身的病,也与文革期间被关押毒打有关。

刘青:“敢言啊,从他在北大时期就直接给毛泽东写信。实际上当时都知道,给毛泽东写信是很危险的事情。不用说给毛泽东,给中共那些高官写信都是很危险的事情。”

刘青谈到中共的恶斗文化对大陆人的影响:不顾事实,没有查证,流言起来就开始恶斗。

刘青:“说实在的,共产党的这些高官,基本上就是金庸写的把无毒聚在一个盆里头,互相去咬,咬到最后剩下的都是毒头。一个敢言、敢做的人在共产党里面是很难存在的。所以老陈他在共产党里是一个偶然,离开共产党是一个必然。”

“六•四”之后,陈一谘经“黄雀行动”被救出,在海外先后组建了《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等组织。2002年他患淋巴癌,2008年又患胰腺癌,却完成了上下两部100余万字的回忆录。他表示稿费的40%将给香港营救他的人,20%给《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20%给《当代中国研究中心》。

曾与陈一谘在《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共事的《北京之春》发行人于大海,回顾了陈一谘对推动中国农村经济改革的贡献。在会上发言的还有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 会长李进进、与陈一谘有过交往的保钓人士陈献忠、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中国转型学者张博树等。

来美探亲的姚监复也参加了座谈会,并接受了本台记者采访。姚监复曾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近来被限制出国参加研讨会发表意见。详情请留意记者的后续报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